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技关于 >「全部落唯一的子民」他坚持祖灵信仰: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泰雅人 >

「全部落唯一的子民」他坚持祖灵信仰: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泰雅人

2020-05-28 07:55:55 来源:科技关于 浏览:847次
「全部落唯一的子民」他坚持祖灵信仰: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泰雅人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皆使用化名。

※职业:我是道士

*续上篇*

「什幺又是我?讲得我好像是蟑螂还是什幺奇怪的生物一样。」祂冒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忍不住回嘴。

「你们这些平地人,上次来搞东搞西的还不够,这次又要上来搞什幺了?」这位大叔完全不在乎我说了什幺,自顾自的把话说完,而他话才说到一半,那把明晃晃的番刀竟亮出一半了。

「哇呜哇呜,什幺我们这些平地人,我是混血,一半一半。瞎了吗?上次那些平地人上来搞什幺,你说说看,我是上来帮你的,别冲动,刀先放一放。」虽然很多人看不出来,但其实老玄我有一半的原住民血统算了,每次照镜子都是泪啊。

「你看起来不像,你们平地人都长得很像啊,上次来的那个跟你身上的味道也很像啊。」平地人都长得很像,是说,我在他们眼中,就跟欧美人在亚洲人眼中一样吗?

「味道我说,上次他们到底是来干嘛的?我只是来破除一些他们遗留的问题。你难道不知道这个村子跟这家人到底发生什幺事吗?」我忍不住把问题丢回去,谁叫他在我快找到阵眼的时候冒出来。

一开始我以为只是个三环三的阵法,刚出师的人几乎都会的一种潜移默化的阵法,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翻了一遍后,我才发现根本是扮猪吃虎,三环三,九环九,这其中套路深得很,也不知道向来崇信上帝的原住民怎幺找到这个具有相当能力的法师。只是我还没开始着手破阵,这位前泰雅勇士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问话了。

「我、我我知道,只是唉」大叔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却什幺都不说出来。但他也不动,就在那边跟我大眼瞪小眼。

「我也不知道你是哪位,但是你应当知道,当整个部落迁移之时,整个部落的传统就已经蕩然无存了。在你要干什幺之前,我必须要跟你说,你最好想清楚,是谁现在还会独自唱着祭祀的歌谣,是谁还会带着供品独自回到旧地,又是谁面对文化的侵占,仍然坚守着『自己仍然是一个泰雅人』。而我,今天就是来帮他的。」

「全部落唯一的子民」他坚持祖灵信仰: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泰雅人


▲全部落都改信基督教后,只剩下可先生会定期回到部落原址祭祀祖灵/示意图/Pixabay

大叔听完我的话后闭上了眼睛。没错,这个部落的传统祭祀几乎都快被磨灭光了,现在也唯有可先生还会独自带着祭品上山回到旧部落,一个人祭祀,一个人祈求祖灵的保佑,一个人守护着「传统」。

当部落所有人都「被上帝感召」时,他们虔诚的信仰,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是谁,部落独有的「分享」文化,也演变成了「共同经营」,他们热爱上帝,所以不接触也不接受其他外来宗教。如果只是这样,就让他们去窝里斗我管不着,但是今天他们之中有人打破了底线,寻求法术的帮助,也是他们之中有人还记得自己是谁,那就够让我去帮他了。话说到这里,我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「大叔」,如果他不谅解也不让开,说不定,今天我就要真的用武力「请」他离开了。

「唉我知道了,我也是为了这『唯一』的泰雅子民而来的。我以为你跟上次来的一样,是来你明天可以到旧址来一趟吗?有些话要请你转告。」大叔闭了一下眼睛,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我。我分不清楚那是酸楚,还是喜悦,抑或是悲哀,我只知道,祂让步了。祂侧过身,让我继续未完成的事。

「等等,既然你也是来帮他的,那其他兄弟姐妹欺负他时,你们怎幺沉默了?」我不明白,祖灵也是有力量的,甚至不低,怎幺会连一个人都保不了?甚至会让我这个「外来者」到此呢?

「我们不比以往了。单薄的祭祀只是让我们有了可以薪火相传的资本,其他的,我们能做的很少。现在看来,我们连保住『传统』的能力都没了。」他勉强将嘴角往上扯了一下,让一向乐天的原住民变成这表情,这村子病了。

事实上,即使他不说,我明天也打算上山去一趟,毕竟人家土地上发生了那幺多事,还不告诉人家家长(祖灵)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大叔离开后,我迅速着手进行未完成的事宜,沾血、横剑、祭八卦镜,用山上现有的桃枝点开阴阳水,不多时,九个点都已然破去。

一夜无语。早上,女友还没睡醒时(现在是老婆了),我跟可先生他们说了今天要上山,至于昨天那位默默保佑可先生的大叔,我是一个字也没提。毕竟,可先生可不是为了被保佑才去祭祀的,这种事,揭过即可。

在可先生及年小姐的陪同下,我们很快来到了旧部落,至于就连短短不到10分钟车程都晕头转向的我还是别提了吧。

依照山上的传统,我们準备了祭祀山神的三大圣物:槟榔、菸、酒,然后请小可依照部落的习俗及传统,将供品等一一摆上,再请他唱响祭祀的歌,虽然现在不是祭祀的日子,但祖灵们也很快的现身了。

「在你们传话给我之前,有件事我要先说。你们的子孙可先生家,发生了一些令人不悦的事情,具体是什幺你们也大概知道了,用汉语来说就是不肖子孙,这就是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。至于你们要说什幺,我洗耳恭听。」迅速说完后我马上闭嘴了,因为我知道,绝大部分的祖灵脾气都不太好,除了祭祀歌之外不会耐着性子跟你唠叨,但他们永远不会觉得他们的话更唠叨。

「我们知道,我们只要请你转答一些事情,大山一直照顾着我们这一族,但我们的子民却让大山蒙羞了,事实上从数十年前(以下省略数百字)所以今时今日,它不会再庇佑我们。我们知道,孩子们已经染上难以根除的习性,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你们,山会用眼泪来掩盖它的伤疤,为避免被哀伤掩盖,请你转告孩子们,离开这里,等尘埃落定后,这里依然是泰雅的家。」

事实上,这里的祖灵用字遣词已经很短了,原话翻译就是你们开发过度了,最多不超过十年,这里一定还会有其他的灾难,可能是土石流或其他的,相信我的话就赶快停手,让山林休息个几年,不然大家都一起遭殃,休息过后再好好规划重新开始。

「全部落唯一的子民」他坚持祖灵信仰: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泰雅人


▲祖灵警告,开发过度的山里十年内会有天灾发生/示意图/Pixabay

可先生跟年小姐听完我的话之后沉默了,经开始在考虑暂时要搬离这里。在我离开的时候,途经当年的翻车地点,依稀看得到那些不甘的游魂,似乎飘荡徘徊着。

我是行走两界,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──命玄。原住民是和自然共生的一群人,忘记传统忘记大自然的恩惠,忘记思想的中心。回程中,我口中哼唱着

「你知不知道他们都在笑我,因为我们失去了传统;你是否感觉到我的心痛,因为没有自己的生活。难道就这样的过,难道什幺事都不能做,我要捡起原始的脉动,点燃原住民的火」

不想错过新文章?快来订阅命玄

*延伸阅读:救不了重病老父道士崩溃没脸见委託人:只想让他看爱女结婚

*【命玄】专栏*

「全部落唯一的子民」他坚持祖灵信仰: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泰雅人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欢迎来信r4517@ettoday.net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