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自然驱动 >每个词语都有它的前世今生——《这个词,原来是这个意思》、《台 >

每个词语都有它的前世今生——《这个词,原来是这个意思》、《台

2020-07-18 21:21:56 来源:自然驱动 浏览:254次

每个词语都有它的前世今生——《这个词,原来是这个意思》、《台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我很喜欢看词语典故、出处之类的书,既追本溯源原来的意思,又有故事可看,而且这类着作大都用语浅近,比词典更好看(词典已经够好看了)。

不喜欢的,是在说文解字之余,酸溜溜的,牢骚满腹,批评时人用词不当、弄拧古人原意,然后大发泥古为尚的论调。

大学教《左传》的老教授,有一次在课堂告诫女同学,不要用「好棒」这词,他说「棒」在古代,是男生那根的意思。依其意,「好棒」就好比女生讲「好屌」一样,不雅。

但谁在说「好棒」时会想到什幺器官呢?老教授这样讲,耍耍嘴皮、聊聊就算了,认真追究就无聊了。真要算计,很多字词都不宜使用,例如「也」,许慎《说文解字》明载:「「也,女阴也。象形。」「也」是女子阴部,且是象形文字,样子就像女阴,然而有人写到「也」这个字会联想到什幺,进而心生邪念,产生恋字癖幺?

又好比「且」这个字,在古代金文中,就是男根形状。郭沫若、李敖等撰文考证,是男性生殖器,和「棒」一样的意思。

不管是是非非,看每个词语的来龙去脉、典故出处,是十分愉快的事。许晖的《这个词,原来是这个意思》很值得推荐。此书目前出版了三册,每一则掌故都考证详实,交代清楚,每读一则就恍然大悟,这词语,原来这幺回事,竟然是这样啊。

举两个例子,如这则:「傻瓜」的「瓜」是什幺瓜?作者说,不是黄瓜、西瓜或哈密瓜,瓜是瓜州,在今日敦煌一带。《左传•襄公十四年》有一段对话,用白话讲,范宣子对姜戎氏说:「当初秦人追逐你们的祖先到了瓜州。」姜戎氏被赶到瓜州后,在瓜州的姜姓人就被称为「瓜子族」。这个族人个性忠厚,受雇时不偷懒,埋头苦干,勤奋老实,像傻子一样,久而久之,就被称为傻瓜。据说这是历史学家顾颉刚的考证。

作者进一步指出,清朝人黎士宏《仁恕堂笔记》记载:「甘州人谓不慧曰瓜子。」甘州,即今甘肃省张掖市一带,至今甘肃、四川一带还称不聪明的人为「瓜子」、「瓜娃子」。

又好比「毛病」,我们把疾病、缺点、错误称为毛病,但这和毛有什幺关係呢?有的,不过是马的毛,和人无关。《相马经》説:「马旋毛者,善旋五,恶旋十四。所谓毛病,最为害者也。」马的旋毛旋几圈,关係到马的好坏,旋转五圈的是好马,旋转十四圈的是劣马。

唐代诗人李商隐《杂纂》一书,列举六大怕人知道的事物:「流配人逃走归,买得贼赃物,藏匿奸细人,同居私房蓄财物,卖马有毛病,去亲戚家避罪。」可见「毛病」一词唐朝人就已经使用了。

另外像为什幺买东西而不是买南北?等等数则都很有意思。不是冷笑话或随便臆测,一定有凭有据。有事没事不妨翻个几则,增长见闻。

如果认为这些语词追索根本,太远古了,那幺更切身,更现代的,就是曹铭宗这本《台湾人也不知道的台式国语》。书中收录、解说、探索的,都是台湾所独有的,常用的,很有新潮与创意,典故却不太为人所知的语词。这些「台式国语」,经过新闻标题、广告标语、网路族的推波助澜,广为人知,成为习语。

所有语词,曹铭宗都先解释,说明由来,并延伸出一些有趣话题,加上例句,清清楚楚。光从标题便知此书之趣味:二二六六、三条线、五四三、太麻里隔壁、白目、秀逗、控固力、无厘头、龟毛、鸡婆、讚、白贼、吐槽、抓狂、抓猴、庄孝维、逗阵、踹共、牛肉秀、打手枪、事业线、趴趴走、马杀鸡、槓龟、轰趴、小三、波霸、粉丝、藏镜人……。有些词要用台语发音,也有些是广东话、日语。

某些词,我们常用,知其意却不知其由来,也因此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例如「机车」,年轻人爱用,殊不知这本来是髒话,跟G什幺开头的髒话是同一系统。「哇塞」也是(理由详见本书),但大家用惯,就算本为髒话,也没那分心思,脑子没那画面,算不得髒话了。

有的字,一般人写不出汉字,找谐音或同音字代替,用错了,以讹传讹,虽经专家学者考订,教育部也公布正字,但大家还是依例用错误的字。不一定是积非成是所致,有时候是因为错误的那个字比较活泼。如「鸭霸」,连雅堂《雅言》就注明是「亚霸」,亚,就是恶,二者音义相同,因此「鸭霸」应写作「亚霸」,但鸭霸很有画面感,只好牺牲鸭子。

又如「龟毛」,和乌龟何干?据云出自古人「君谟」,且和泡茶行为有关,如此想像空间尽失,没意思。「鸡婆」也是,应为「家婆」,管家婆也,但鸡比较传神,谁要用家?

此外「便当」,应为「牟当」,用「便」很没道理,又会形成大便当、小便当等不太好听的笑话,但习惯了,也不用改了,只要知道字所由来,增添茶余饭后的话题,不亦快哉?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